加快培育數字人才,匯聚發展核心動能

近期,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等部門印發《加快數字人才培育支撐數字經濟發展行動方案(2024—2026年)》,為著力打造一支規模壯大、素質優良、結構優化、分布合理的高水平數字人才隊伍提供政策保障。目前,我國數字經濟正在引發涵蓋個人和家庭、企業和產業、城市和鄉村等各個領域、區域的全面變革,大力培育數字人才正成為數字經濟發展的核心動能。


一直以來,黨和國家高度重視數字人才建設,不少城市也各顯神通,著眼于人才引進、留住、培養等方面,紛紛出臺個性化引才舉措。比如,江蘇蘇州著力構筑數字技能全鏈條培育體系,通過政府、學校、行業、企業多主體協作,共同培育“數字工匠”;廣東深圳為打通數字人才培養輸送堵點,依托華為等企業推出企業認證與職業技能等級認定“一試雙證”制度,完善人才評價系統,提升人才供給效能;甘肅慶陽開通“人才專列”,推出數字經濟人才乘車補貼等政策……類似舉措讓我們看到,很多地區都在開辟數字人才綠色發展通道,充分發揮人才支撐數字經濟的基礎性作用,這對加快推動形成新質生產力具有重要意義。


當然,從全國范圍看,我國數字人才發展也存在一些短板。比如,人才在城市間分布不均衡,產業數字化程度呈現“西低東高”的趨勢,人才主要集中在北京、上海、廣東、江蘇等地。此外,人才供需結構也需要進一步平衡:一方面,全國已有超過四分之一的企業正在建設數字化人才體系,各類數字專業人才、數字綜合應用人才備受用人單位歡迎;另一方面,新一代信息技術、高檔數控機床和機器、航空航天裝備、生物醫藥等重點領域仍存在亟待填補的人才缺口。


數字時代,人才所蘊含的創新力成為發展的重要驅動力,高素質的數字化人才與更高科技含量的勞動資料、更廣領域的勞動對象和更合理的產業布局緊密結合,支撐城市群、經濟區域協調發展。如何將碎片化的政策舉措“化零為整”,一體化推動“產城人”全面協同發展,充分釋放數字經濟對新質生產力的賦能效應,是推動數字人才發展的關鍵之舉。


鼓勵城市建立以數智化、融合化、高端化為核心特征的現代智慧化人才治理體系,從多層次、多維度出發,以多元共治的方式引領人力資源升級,有利于支撐城市經濟發展。宏觀上,建立市場自主調節與政府有效調控相結合的運行機制十分必要,通過聯合多元主體探索“數智人才培育”金融服務體系,有利于調整不同區域、城市群之間人才開發情況,實現各項工作協調穩定運行。此外,應當以經濟發展重點區域為單位,充分考慮數字治理人才、數字專業人才、數字綜合應用人才等不同類別人才的特點,以及經濟發展水平和產業結構差異,以“一城一策”“一區一策”“跨區聯合”“共育共享”的方式建立個性化數字人才開發機制,整合人才引進、培養、管理、評價、流動、激勵等環節。對企業而言,鼓勵堅持“無邊界共生”理念營造良好人才生態,配合產業鏈升級和價值鏈重構,以龍頭企業帶動中小企業,集聚院校、科研機構、社會組織等各方主體,鼓勵社會資本積極參與,科學引導金融系統有效支撐,也能夠為新型數字人才隊伍建設創造條件。


發展數字經濟是國家戰略選擇,城市數字化已成為數字經濟發展的關鍵?!叭艘虺蔷?,城以人興”,數字人才既是國家戰略資源,又彰顯著城市核心競爭力。數智時代,我們期待更多城市能以更加智慧化的人才體制機制,培育更大規模、更高質量、更具競爭力的新型數字化人才隊伍,從而適應不同城市各自獨特的區位、資源稟賦條件,打造獨具特色的“產城人”相融互促發展共同體。


來源:光明日報 (作者:童天,系中國勞動和社會保障科學研究院研究員)(責編:李昉、李依環)